關於部落格
  • 1965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吸血鬼騎士劇情



第一集
黑 主學園是一間知名的私立學校,這裡設有日間部和夜間部,共同使用一個校舍。夜間部有許多花美男,深得日間部女學生的愛慕,所以每天到了夜間部上課的時間, 就要出動學校的風紀委員,黑主優姬和錐生零來維持秩序。表面上說是維持校園秩序,但事實上卻是在守護一個天大的秘密:原來夜間部的學生都是吸血鬼!
黑主學園的理事長,也就是優姬的養父,是個崇尚和平的人,他深信人類可以和吸血鬼和平相處,所以設了夜間部希望能教育吸血鬼,讓這些年輕的吸血鬼,成為吸血鬼和人類的橋樑...



第二集
錐生零在4年前全家遭到吸血鬼攻擊時,曾被吸血鬼吸過血,但零一直抗拒不願意變成吸血鬼。因此他一直和黑主優姬保持距離,因為優姬的血充滿著誘惑。
這天是情人節,許多女生都爭相恐後想送巧克力給夜間部的學生,優姬也想送巧克力給曾經救過她的玖蘭樞,卻錯失了良機。沒想到一向很不贊同這種活動的零,卻幫優姬把巧克力丟給了玖蘭。
零對玖蘭不敬的態度,讓其他夜間部的人很不滿。這天以藍堂為首的一票人,來找零算帳,幸虧優姬及時趕到,才化解了一場打鬥…


第三集
這天黑主學園的理事長,要風紀委員對全校學生進行突襲檢查,檢查學生身上是否有違禁的東西。優姬和零在日間部這裡進行完檢查後,準備轉往夜間部的月宿舍,但零卻臨陣脫逃,還跑出了校外。
優姬為了尋找零,便跟著出了學校。沒想到落單的優姬,竟然被墮落的Level E吸血鬼盯上,還差點被吸了血,幸虧玖蘭及時出現救了她,並把她帶回學校。
玖蘭質問理事長,為何讓零留在日間部,不然零早就已經變成吸血鬼了。因為零全家都被純血種的吸血鬼攻擊,其他家人都因為失血過多而死,只有零存活了下來,但下場就是會變成一個能力很強的吸血鬼...


第四集

零終於抵擋不住誘惑,而吸了優姬的血。得知這件事的玖蘭,要求理事長讓零轉到夜間部。但優姬想到零是那麼地憎恨吸血鬼,如果轉到了夜間部,一定會過得很痛苦,決定去拜託玖蘭讓零繼續當一個普通的學生。
但玖蘭告訴優姬,被吸血鬼咬過卻沒有死的人類,最後會墮落成Level E,就像前兩天優姬在校外碰到的那個恐怖怪物一樣。他相信零不會希望讓優姬看到自己那個模樣,所以轉到夜間部對零來說,是唯一的生路,因而拒絕了優姬的請求...



第五集
黑 主學園來了一位新的倫理課老師,但零似乎認識這位老師,因而在上課的途中離去。優姬追了出去,結果理事長派他們倆到市集買東西,沒想到優姬又遇到 Level E的吸血鬼攻擊。零雖然在她身邊,卻沒有在第一時間殺了吸血鬼,反倒是讓出來獵殺Level E的夜間部學生:一条和支葵,將吸血鬼給殺死。
優姬不解為何吸血鬼要殺害同類,一条要優姬在當天晚上到月宿舍,就能知道答案。當晚優姬和零準時赴約,才知道這天是藍堂的生日。玖蘭要優姬坐在他身邊,並說只有待在他身邊才是最安全的...


第六集
當零失去理智想要吸優姬的血時,新來的老師夜刈突然對著零開槍,擦傷了他的右肩,原來夜刈曾是零的吸血鬼獵人師父,還曾為了救零而右眼失明。
當優姬知道藥錠已經無法抑制零吸血的慾望時,她決定犧牲自己來救零:讓零吸她的血。雖然玖蘭知道這件事,卻沒有出手阻止,這點讓夜刈感到很訝異。但玖蘭表示,他只是不想讓優姬離開他才這麼做。
雖然優姬決定用這個不被允許的方法幫零,並鼓勵零要站出來,但隔天零仍然沒有到學校上課,而夜刈也沒有出現在教室。優姬怕夜刈會對零不利,而趕到零那裡,發現夜刈拿著槍對著...



第七集
零對優姬說,從她的血的氣味中,他感覺得到優姬希望吸她血的人是玖蘭樞,這讓優姬感覺被零窺視到自己的內心世界。但同時優姬也想起了樞對她說的:「曾幾何時妳開始對我有秘密」,這句話讓她回想到過去。
害怕吸血鬼的她,因為樞的溫柔而重新敞開心扉,卻也對吸血鬼失去了戒心。樞為了不讓優姬置身於危險中,刻意在她面前吸瑠佳的血,為的就是要喚醒優姬的恐懼,讓優姬不要太靠近自己,不要太相信吸血鬼。從那天開始,優姬就開始對樞有了距離,但還是按耐不住自己對他的感情...



第八集
夜間部副舍長一条的祖父一条麻遠(一翁),是一条集團的負責人,也是元老院的一員。他曾提出要當樞的輔助人,卻被樞拒絕,因而他對樞的態度有點傲慢不禮貌,但樞卻仍對他很客氣。一翁要孫子一条好好服侍樞,並且監視樞的一舉一動。
零被理事長叫去,原來獵人協會為了測試零,已經下了指令要他去獵殺一位連續殺害幾位10幾歲少女的原人類吸血鬼。這名吸血鬼剛墮落到Level E沒多久,還殘留著智慧。優姬見到零不上課跑到校外,便尾隨著他來到鎮上,卻巧遇被元老院派來獵殺Level E的支葵和莉磨…


第九集
夜 間部突然轉來一位新同學:紅瑪莉亞。據說她早就申請要轉入夜間部,卻因為身體孱弱而暫時在山上靜養。這天她出現在夜間部,卻對純血種的樞態度輕浮,讓其他 吸血鬼都很不高興,其中尤以藍堂對她戒心很重。而看到瑪莉亞的零,更是本能地對她產生敵意,並要優姬別和瑪莉亞走得太近。
日間部的學生因為舞會將近而情緒相當亢奮,這天瑪莉亞在白天跑進日間部正在上課的校舍中,一条緊追在後要她回去,而藍堂也出現在校園中,引起一陣騷動...


第十集
零始終懷疑新來的轉學生紅瑪莉亞,其實就是變身後的緋櫻閑,所以警告優姬不要和她走得太近,但優姬卻都不以為意。這天,優姬跟在零後面,意外得知瑪莉亞就是當年殺害零一家人,並將零咬成吸血鬼的兇手。就在優姬要闖入時被樞阻止,並將她那部份的記憶給消除。
玖蘭樞似乎早就知道瑪莉亞是緋櫻閑的化身,卻還是讓她轉進來,為此夜刈質問黑主理事長,但理事長表示吸血鬼有他們的規矩,只能予以尊重。
失去部分記憶的優姬,頭腦昏沉沉的打算回宿舍休息,卻在中途遇見瑪莉亞,並且想起前晚發生的事。優姬很擔心零的安危,但瑪莉亞卻說只要優姬肯答應她一件事,她就願意拯救零...



第十一集
零的雙胞胎弟弟壹縷,成了純血種吸血鬼緋櫻閑的部下。緋櫻閑當年殺死零的父母,還吸了零的血。壹縷還告訴零,其實他一直很痛恨零,因為父母和師父眼裡都只有他。
理事長要零和優姬負責維持舞會的秩序,但優姬卻收到樞寄來的一件禮服,優姬穿著禮服來到會場,並質問樞為何那天晚上要把她帶離現場,並消去了她的記憶。樞 表示這麼做只是為了她好,但優姬內心更不解的是,為何緋櫻閑會要樞的命。此時的優姬已經決定,要把自己獻給緋櫻閑來拯救零...



第十二集
優姬得知瑪莉亞的真實身分,就是吸了零的鮮血的純血種緋櫻閑之後,她決定讓閑吸自己的血以拯救零。此時零闖入打算阻止她們,可是因為閑的緣故成為吸血鬼的零,是無法對自己的主人閑開槍。
零聽到優姬拼命袒護他的真情呼喚,為了喚醒自我,於是零用血薔薇之槍射穿了自己的腳,並且將槍口指向閑...


第十三集
身 負重傷、瀕臨死亡的閑,在壹縷的懷中靜靜的死去。另一方面,優姬和零一同找尋閑的行蹤。然而就在此時Level E發作,襲擊了零的身體。好不容易勉強到了閑所在的地方,零卻看見了閑的身體化成灰燼散去,以及嘴巴沾滿鮮血的壹縷。突然之間激烈的發作再度襲擊零,優姬 由後趕到時,零的身影已消失不見…


第十四集
由於緋櫻閑的死去,黑主學園恢復了以往的和平。優姬也如往常般,忙碌於守護者的工作。此時,一段時間不見的零回來了。看到零平安無事,優姬終於放寬心。
但是零卻因為背負殺害閑的嫌疑,而遭到元老院的狙擊。而樞不願意證明零是無辜的事情,也讓優姬不諒解樞…


第十五集
差點就和零接吻的事情,還有只要樞不認定零並非殺閑的兇手,就不和他說話的事情,讓優姬十分的煩惱。她和小賴在回學園的路上,遇見了一個和媽媽走失的小男孩。於是優姬護送男孩去找媽媽,但她被小男孩在臉頰上親了一下之後,卻失去了意識。
此時,藍堂家正在舉辦社交晚會,而零在協會的指令下,到場監視晚會的一切…



第十六集
夜間部的一行人,利用長期休假到藍堂家的別墅去渡假。可是藍堂卻懷疑是樞殺害閑,而獨自留在學園裡。
他向同樣留守學園的優姬和零謊稱自己「離家出走」,一面吃著零親手做的料理,一面探聽優姬對樞的感情。另一方面,架院也受藍堂之託,調查玖蘭家是否有仇人的相關紀錄…



第十七集
當夜間部的美型團體,停留在藍堂家的別墅時,優姬為了不再繼續傷害零,決心找回失去的過往記憶,然而她卻為恐怖的幻覺苦惱不已。
看到如此痛苦的優姬,零向優姬提議如果看了協會過去的報告書,也許可以回想起什麼,於是他帶著優姬前往協會本部…


第十八集
優姬持續因血的幻覺而感到苦惱,即使如此,她依然努力地想從樞那裡問出自己的過去,不過都被樞含糊以對。
零不想再看到優姬苦惱下去,於是隻身前往月光寮,追問樞是否與優姬的過去有關。然而樞卻對零表現出極度的厭惡,最後兩人起了衝突。在零被撕裂的胸口,造成的一片血泊當中,樞說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話…


第十九集
樞終於表明自己將優姬視為戀人,夜間部也因此開始護衛優姬的安危。優姬對此深感疑惑,同時也更想知道自己為何被樞如此大費周章守護的理由。
然而愈加激烈的血影幻覺,終於讓優姬承受不住而昏倒。此時,插班進入日間部的壹縷,卻出現在保健室休息的優姬面前。壹縷絲毫不在意藍堂疑慮的眼神,走向優姬,而他手裡握著的東西是…


第二十集
支葵雖然回到了學園,但從他和壹縷秘密交談等一些舉動,很明顯的讓其他人感覺和以往的支葵不同。肆無忌憚的支葵走進了因為樞的戀人表態而臥倒在床的瑠佳房裡。
他和架院之間的衝突因為一条的努力而不了了之,對於知道內情卻保持沉默的一条,夜間部的其他人也感到事態不單純。而優姬的噩夢終於到達巔峰,優姬無法負荷的壓力終於對零爆發了出來...


第二十一集
吸血鬼的優姬覺醒了。優姬幼年時的記憶也甦醒了,爸爸、媽媽、哥哥,一切都回想起來的優姬,雖然抱持著複雜的情緒,但卻克制不了自己想吸血的衝動。
沒多久,夜間部的人也都知道了事實。察覺到優姬已經覺醒的支葵,終於打算開始行動了,但莉磨卻阻擋了他的去路…



第二十二集
優姬終於明白自己本來的身分。她因為擔心零,而跑出房間去找零。無法接受優姬的零,把槍口指向了她。
另一方面,樞來到了附身在支葵身上的人,真正的身體沉睡的棺木前。樞想起了對父母最後的記憶,10年前慘烈的光景浮現在眼前。樞強迫守護李土棺木的壹縷,將刀刃刺向自己…


第二十三集
李土吸收了樞的血,終於復活。所有的吸血鬼都感受到他復活的氣息,黑主學園陷入一股不單純的氣氛當中。理事長雖然下令日間部學生緊急避難,但李土手下的吸血鬼僕人,卻接連的襲擊而來。
同時奉協會抹殺零的指令,獵人們也侵入到學園裡面,夜刈和夜間部忙於排除狀況,但事態卻越來越嚴重。就在此時,優姬想要替遇到危險的小賴解圍…


第二十四集
李土的猛烈襲擊尚未弭平,理事長為了保護學園,和獵人協會的理事長展開對峙。另一方面,壹縷突然出現在零的面前,還用血薔薇打穿了零的身體,他對忍著痛楚的零,吐露了自己過去的苦惱。
壹縷訴說了他對父母的想法、對零的感情,還有他對閑的心意。最後走近零的壹縷,竟然還說出了讓人極為震驚的話...



第二十五集
優姬終於理解自己所處的狀況,依照樞對她說的「做自己該做的事就好」,她為了保護學園裡的所有人,下定決心以守護者之姿向李土宣戰。而夜間部也決定服從她魯莽的行動。
可是優姬他們在李土壓倒性的龐大力量之下,卻毫無招架之力。就在此時,零出現在被李土抓住的優姬面前,但是零的樣子卻很奇怪…


第二十六集
李土雖然在零的全力攻擊下死裡逃生,但樞卻在此時出現在他的面前。樞和隨後追趕而來的零,一起和李土展開對峙。
大決戰之後,晨光照進了成為斷垣殘壁的黑主學園。優姬和零兩人沐浴在光芒中,談論著這些日子以來所發生的事情。另一方面,樞正準備離開學園...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